• <xmp id="0qsso"><table id="0qsso"></table>
  • 川商創新發展商會

    新聞 /News

    新聞 News 當前位置: 首頁 > 新聞 > 川商深度

    萬億級特別國債發行呼聲漸高,是否發、如何用?

    來源: 四川省川商創新發展商會 日期:2022-06-02 瀏覽:

    受新一輪疫情、國際局勢變化等超預期因素影響,經濟下行壓力加大,企業困難增多。為此,積極財政政策正靠前發力,這包括退稅、專項債發行均明顯提速。與此同時,財政部正抓緊謀劃增量政策工具。特別國債毫無疑問是增量政策工具可選項,且近來呼聲漸高。

     

    粵開證券首席經濟學家羅志恒是支持今年發行特別國債的專家之一。他告訴第一財經,當前經濟面臨疫情反彈、地產下行、輸入性通脹、歐美貨幣政策收緊的四重風險,中低收入人群、小微企業、餐飲旅游等行業,以及基層政府均面臨困境。中央要求抓緊謀劃增量政策工具,加大相機調控力度,建議盡快發行2萬億元特別國債,用于投資基建、補貼特定低收入人群和支持抗疫。

     

    當然,也有專家認為現在還未到動用特別國債時機,面對當前形勢可以優先選擇常規的財政政策工具,這包括加大盤活動用財政存量資金,調整預算適度提高赤字增加普通國債或地方債等。當常規政策工具不足以應對后期經濟形勢時,再動用特別國債這一特殊、非常規政策工具。

     

    時隔兩年特別國債重來?

     

    對普通百姓來說,最近一次知曉特別國債是大概兩年前的2020年5月下旬。彼時,面對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沖擊,包括中國在內的世界經濟嚴重衰退,國內消費、投資、出口、財政收入均下滑,基層財政收支矛盾加劇。

     

    為此在推遲召開的2020年5月下旬的全國兩會上,中國推出一攬子政策應對工具,其中之一正是發行1萬億元抗疫特別國債,用于地方公共衛生等基礎設施建設和抗疫相關支出。這是特殊時期的特殊舉措。

     

    受疫情擴散、俄烏沖突等超預期因素影響,中國當前經濟下行壓力明顯加大,而這也是部分專家呼吁發行特別國債的重要原因。

     

    羅志恒表示,當前經濟面臨四大風險。一是3月以來國內疫情多點散發,不僅在短期內影響企業、居民等市場主體的生產生活,還進一步惡化了市場預期,經濟下行壓力明顯加大。二是房地產下行勢大力沉,預期低迷背景下居民購房意愿與購房能力均受到限制,商品房銷售仍然低迷,1-4月商品房銷售面積和銷售額同比下降20.9%和29.5%。三是輸入性通脹已體現在快速攀升的PMI價格分項指數,中小企業經營成本上升。四是全球流動性收緊、中美政策錯位將引發資本外流以及資本市場受壓制等影響。

     

    4月份部分經濟數據明顯回落,尤其是受8000億元留抵退稅等影響,財政收入明顯下滑,基層財政收支矛盾加大。財政部數據顯示,今年前4個月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本級收入同比下降3.9%,地方政府性基金預算本級收入同比下降28.8%。

     

    為了應對經濟下行壓力,中央要求在加快落實已經確定的退稅減稅降費等政策同時,要抓緊謀劃增量政策工具,加大相機調控力度,把握好目標導向下政策的提前量和冗余度。接受第一財經采訪的多位財稅專家普遍認為,特別國債顯然是財政政策增量工具可選項。

     

    平安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鐘正生認為,疫情在沖擊財政收入的同時,穩增長和常態化防疫對財政支出的訴求上升,加之退稅和土地市場低迷,若沒有特別國債等增量工具,年內積極財政發力或將面臨較大約束。目前來看,今年發行特別國債的必要性上升,時間在可能在三季度。

     

    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長張明表示,針對目前市場主體缺乏需求的問題,這時候尤其需要財政政策發力??紤]到今年的特殊情況,建議財政部發行大規模特別國債。

     

    中國財政學會副秘書長馮俏彬告訴第一財經,最近關于發行特別國債的呼聲挺高,各方希望用這筆資金來拉動消費、擴大投資。從必要性來看確實越來越明顯,但當前能否推出還需要觀察。

     

    “特別國債之所以特別,是在于經濟遭遇特殊的、突發性、重大的沖擊,通過日常財政政策工具難以解決時,才會動用特別國債工具,而且特別國債需要相應的資產去對應,因此是否動用特別國債仍需統籌經濟形勢、財政收支狀況等考慮?!瘪T俏彬說。

     

    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教授吉富星告訴第一財經,特別國債是特殊時期的應對舉措,不是常規政策工具,不建議頻繁使用,可以作為財政增量工具的備選項。在面對經濟下行壓力下,可以優先動用常規增量財政政策工具,比如,首先目前政府債務余額距離限額還有較大空間,可以動用存量額度空間。另外可以考慮加強跨周期調節,通過人大批準后,將明年部分專項債額度提前到今年使用。

     

    羅志恒表示,與增發國債或者增加專項債額度等常規工具不同,特別國債用途明確、發行相對靈活、不計入赤字。

     

    “我國分別在1998年、2007年和2020年三次新發特別國債,分別補充四大商業銀行資本金、注冊成立中投公司管理外匯和應對疫情沖擊,對穩定國家經濟與金融市場起到重要作用。其中,前兩次特別國債發行均由國務院提請人大常委會審議增發,反映了特別國債發行相對靈活、審批流程高效的特點。同時,特別國債由中央財政統一發行,不計入財政赤字?!绷_志恒說。

     

    投向基建、抗疫、民生

     

    盡管各方對于當前是否發行特別國債有不同看法,但作為可選的增量工具,對特別國債投向探討依然有益。

     

    2020年1萬億元特別國債投向主要分為基建和抗疫兩大方向。具體來看,基建方面細分為12個領域,分別是公共衛生體系建設、重大疫情防控救治體系建設、糧食安全、能源安全、應急物資保障、產業鏈改造升級、城鎮老舊小區改造、生態環境治理、交通基礎設施建設、市政基礎設施建設、重大區域規劃基礎設施建設和其他基礎設施建設。

     

    在抗疫相關支出方面,細分為6個領域,分別是減免房租補貼、重點企業貸款貼息、創業擔保貸款貼息、援企穩崗補貼、困難群眾基本生活補助和其他抗疫相關支出。

     

    財政部曾總結特別國債政策效果為四大方面,這分別是進一步補齊公共衛生、生態環境保護等領域基礎設施短板,積極帶動社會投資,有力拉動經濟增長。支持開展公立醫院改造升級、購買核酸檢測試劑、加強應急物資儲備等疫情防控工作。推動落實減免企業房租、創業擔保貸款貼息、援企穩崗等政策,為市場主體紓困解難,推動企業復工復產。安排資金解決基層特殊困難,進一步緩解地方財政收支壓力,增強基層財政保障能力。

     

    目前來看,專家建言今年特別國債投向與2020年相近,但各有側重。

     

    羅志恒建議,今年可發行2萬億特別國債,專項用于三大任務。一是支持基建,對沖總需求快速下行,確保宏觀大盤穩定,確保預期和信心穩定;二是對特定低收入人群而非全體居民發放現金,將有限資金用在刀刃上,促進消費或提高其抗風險能力,確保社會和人心穩定;三是支持各地常態化核酸檢測等疫情防控舉措,緩解基層壓力。

     

    張明建議,今年發行特別國債可用來做三件事。一是給受疫情沖擊比較大的中低收入群體直接發消費券。二是給受疫情沖擊比較嚴重的中小企業直接發放補貼。三是用特別國債募集資金支持地方政府重大基建項目建設。

     

    吉富星表示,對于發行特別國債是側重于投向基建促進投資,還是側重于給消費者發放補貼拉動消費,各方看法不同。他認為,特別國債可能主要還是投向基建拉動投資,而民生保障方面更多可以通過財政轉移支付來面向特困人群,不宜搞“直升機撒錢”,這樣做效果可能并不好。

     

    專家認為,中國作為一個發展中國家,可用財力有限,直接給居民發錢在實操中難以做到,也會導致財政不可持續,而且各地經濟發展水平、消費水平等不一,會導致不公平。

     

    來源:第一財經


    微信訂閱號

    微信訂閱號

    微信服務號

    微信服務號

    川商創新發展商會  電話:028-87058883  郵箱:office@CSIDA.net  地址:成都市高新區天府二街166號雄川金融中心1棟21層

    Copyright ? 2012-2021 四川省川商創新發展商會 版權所有  備案號:蜀ICP備2020036382號-1  Xml網站地圖

    国产午睡沙发系列,控制不住想吃男人精子,征服少妇沦陷沉沦
  • <xmp id="0qsso"><table id="0qsso"></table>